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廉政教育 > 警示錄 >

"因賭致腐"必然輸掉未來

時間:2018-12-17 信息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字體:超大 ]

近年來,杭州發生多起公職人員因為沉迷于網絡賭博、網絡游戲、炒股、炒期貨而走上違紀違法道路的案件,慘痛教訓歷歷在目。更令人惋惜的是,不少人年紀輕輕,卻在前途似錦時自毀前程,杭州市富陽區發改局價格與收費管理科原工作人員郎筱魯就是其中之一。

郎筱魯出生于1988年,30歲的他是富陽區監委組建以來被查處的最年輕公職人員。2018年8月31日,因受賄9.8萬元,郎筱魯被富陽區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期執行一年六個月。辦案人員認為,其墮落雖然有部門權力擴大后外界“圍獵”的因素,但最主要的還是“因賭致腐”。

一起詐騙案件 牽出貪腐線索

今年3月,富陽區紀委監委得到一條線索,駐區發改局紀檢監察組發現該局的一名工作人員郎筱魯與某房產公司存在可疑的借貸關系。面對紀檢監察組的初步談話,郎筱魯解釋說因為自己買房缺錢,向某房產公司的工作人員借款6.8萬元,而且事后已經通過支付寶轉賬還清了這筆借款。

然而,富陽區紀委監委的辦案人員卻對這一說法的真實性產生了質疑:“郎筱魯有十多張信用卡,近兩年的還款記錄高達100多萬元,加之幾年前他已經購買房產,不太可能為了再次買房而借錢。”

與此同時,杭州市公安局富陽分局辦理了一起詐騙案件,其中涉及到了郎筱魯可能存在倒賣“房號”謀利的情況。分局很快將這一案件線索移交到了區紀委監委,正好印證了辦案人員的判斷。

其后三個月的時間里,郎筱魯被立案調查,經過留置措施,檢察院審查起訴等一系列的環節后,最終由富陽區人民法院對郎筱魯涉嫌受賄一案進行依法公開開庭審理。

沉迷網絡賭球 陷入債務泥潭

“賭球導致我欠下了上百萬元的債務,滿腦子都是怎么還債,面對誘惑根本把持不住。”據郎筱魯交代,他從大學開始就喜歡足球和籃球,是資深球迷。2012年,他開始接觸網絡賭球,最初只是為了享受球賽的樂趣。一開始,五十、一百地投注,嘗到甜頭后盲目自信,認為找到了一條不錯的生財之道,后來五百、一千地下注,最瘋狂的時候一個上午便輸掉了二三十萬元,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債務越賭越多,郎筱魯的工資收入也顯得越來越捉襟見肘。當時他盡管有了以權謀利的念頭,卻無奈自己所在的科室是“清水衙門”,再加上對黨紀國法的敬畏,只得暫時作罷。

轉機發生在2016年,那時國務院出臺的“房產限價調控政策”要求,房地產銷售價格在樓盤銷售前必須到價格管理部門進行價格備案,富陽區發改局價費科也由此成了香餑餑。

“突然一下變得很重要了,大批量的開發商涌到我身邊。”作為科室的業務骨干,郎筱魯負責與房地產開發商具體對接、與上級部門匯報銜接。在房產市場火熱、房產限價調控政策的背景下,不可避免地,郎筱魯成為部分房地產開發商競相“圍獵”的對象。

私欲逐漸膨脹 倒賣房號牟利

面對糖衣炮彈,郎筱魯從一開始就喪失了抵御能力。從最初的接受宴請、出入娛樂場所,到逢年過節收受消費卡,可以說樂此不疲。他感覺自己大權在握,被一聲聲“郎科長”“郎局長”的吹捧聲沖昏了頭腦,心思開始活絡,私欲逐漸膨脹。

2017年,富陽房產市場異常火爆,出現“一房難求”現象,炙手可熱的房號成為稀缺資源。經常聽聞倒賣房號就能“賺一筆”,這讓郎筱魯暗自竊喜。此時的他正被高額債務逼得走投無路,迫切需要資金緩解財務窘境。于是,郎筱魯找到房產公司,希望自己在房產價格備案時給他們提供便利,以便謀取私利。他以各種理由向開發商借錢,甚至在借款無法償還的情況下,通過索要房號并倒賣獲利用以歸還借款。

2017年6月,郎筱魯收受了杭州一房產公司原銷售經理吳某所送的房源,在房產公司工作人員和房產中介的幫助下,郎筱魯持有的房號賣出了20.74萬元的高價,郎筱魯從中分得6.8萬元。這筆錢迅速被郎筱魯用于償還債務。之后,郎筱魯又多次收受了另兩家房地產開發公司所送的現金合計3萬元。

在郎筱魯案件發生后,富陽區紀委監委立即組織人員赴發改、國土、市場監管局、住建、規劃、城管等與房地產監管領域相關的部門,進行案情通報,用身邊人身邊事開展警示教育。

面對各種“賺快錢”“發橫財”的誘惑,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須明白,當官發財兩條道。心懷僥幸、無視法紀,妄圖利用手中權力做交易,等待著的必是嚴懲。(杭州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楊文佳)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晉ICP備07500251號
版權所有:中共晉中市紀律檢查委員會、晉中市監察委員會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六合图库话中有意